下页※海贼迷ASL♥珊

卐个人兴趣收集站卐

欢迎来玩🤗

吃的CP基本不逆,all主角控,但基本都会有本命大CP😁

目前就是海贼all路主索路,火影all鸣主佐鸣,我的英雄学院主轰出,黑塔利亚金钱组(耀中心,其他的耀cp也吃,潜意识all耀党,不吃极东组)

收图收文爱好者,喜欢的都会转过来(禁止转载的除外,所以,有些不是不喜欢,是不能转😢)

关注我之前我先声明一下,我有时候刷起屏来,很夸张的😂

【金钱组】《于是,我们来了一次双重约会》

writewinter:

【金钱组】《于是,我们来了一次双重约会》
*米耀+艾燕
*聊着艾燕突然闪现的脑洞@龙船花根
*这篇文又名《我妹妹跟一位中国姑娘约会了,我跟这位姑娘的哥哥约会了,这很奇怪吗?》
*吃饼愉快



我妹妹最近很不正常,我猜这跟她恋爱了不无关系。
事实上,我妹妹刚看上人家时,我就隐隐觉得不对劲。她那天一放学就冲回家里,像脱离轨道的导弹一样撞开了我的房门,丝毫没有顾虑到她哥哥我带着耳机打游戏一脸状况外的表情,直接了当地扑进了我的怀里,然后开始滚来滚去。


“哥!!!你知道我今天早上看见了什么吗?天使!真的天使!”


虽然她还是个少女,但艾米丽极少露出这么羞涩的表情。她面色通红,双眼迷离,好像被少女时期意淫的男神级人物偷吻了一般惴惴不安着。“真的。”艾米丽把手放在胸前,仿佛那样可以按捺住自己过快的心跳一样,“天使,脚踩祥云,身披圣光。”


“脚踩祥云身披圣光的不是一只猴子吗?”


从来都讨厌别人纠正她语言上的错误的艾米丽恶狠狠地捶了我一拳,这让我差点飙出了眼泪。


“算了,反正你永远都遇不到。”艾米丽表情怜悯,她摸了摸我的头发,就一边哼着歌一边扭着屁股离开了我的房间。


然后,我见识到了我妹妹不为人知的一面。


我妹妹艾米丽,虽然长着一张天使般的面孔,实则有着混世魔王般的内心。这点从她四岁那年第一次知道什么叫愚人节就把我杯子里的可乐换成的汽油这件事来看就论证充分又合理。她用了短短一天的时间,凭着她强大的交际网络,只用几个描述词就套出了那位“天使”的名字、所读学校班级座位、家庭住址、身份背景以及兴趣爱好。


作为哥哥我委婉地提醒她:“你这是犯法。”
艾米丽一脸无所谓:“信息时代,不是吗?我爱死这个时代了。”


然后她像在农场里蹲了一下午终于看到小鸡仔破壳而出那样、用六岁女童羞涩又激动的声音问我:“你看,她是不是特别可爱!”


是的,那的确是一个很可爱的中国姑娘。黑色的长发,圆圆的眼睛和脸蛋,这姑娘看上去年龄真小,她没有一点怯场,对着镜头露出灿烂的笑容。


根据艾米丽说的话,这姑娘是从天而降的。那时候艾米丽刚好赶着上学,她骑车路过街心公园的时候,这姑娘就从树上掉了下来。


“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出人命了呢。”艾米丽小心翼翼地捧着那张她从朋友的ins上载下来的照片。


那姑娘穿着格子裙,整个人摔进了草丛里。好在工人们早就忘了打理这块地方,杂草疯长,又恰逢夏天,地上软绵绵的一片。


艾米丽小心地靠近她,“你真的没事吧?你还好吗?”
她摸出自己的手机想拨急救电话,突然,埋在草丛里的女孩抬起了头,她满脸的树叶草屑,左眼角下还有一小道红色的刮痕。


“不用不用!我没事!”那姑娘笑得一脸阳光,她爬了起来,露出了刚刚一直小心地藏在怀里的东西,“你看,它们也很好。”


那是两只小猫,出生不久的样子,柔软得像没长骨头。


黑发姑娘用棉格裙子兜住它们,“它们在树上一直叫,看样子是吓坏了,我就上去把他们抱了下来,还好没事。”


艾米丽想,从树上掉下来的人哪里没事。
她不赞同地看了姑娘一眼,正好撞进她琥珀色的眼睛。那眼睛的颜色在细碎的树荫下呈现出圆润的光,那光芒和夏日的晴空特别相配,一度让艾米丽觉得夏蝉顺着喉咙一路蹦哒进了自己胸腔里,吵吵闹闹个没完。


“天使!对不对!”艾米丽还在眼前作纯情少女样,然后她兴奋地从沙发上一跃而起,“一个星期,hero一定可以约到她。”


艾米丽说到做到,毕竟她在约人这方面一向无往不利,所向披靡。


我猜她跟那位中国姑娘进展不错,因为她每天都是傻笑着出门,再傻笑着回家。有两个晚上睡觉前,她甚至摇摇晃晃地走进我的房间,一脸柔情的梦幻的吻了吻我的脸,“哥哥,我觉得我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


至于为什么没有第三个晚上,那是因为我用一声响亮的干呕阻止了艾米丽靠近的脸,并挨了对方一记重拳作为回报。


但是,渐渐的,我觉得不对劲了。
周末的晚上,我和亚瑟出去打游戏,在步行街那里看见手拎五六个袋子的艾米丽笑得一脸甜蜜。我去问她怎么回事,她向我展示了她的战利品,“燕子穿起来特别好看!”


我有点生气了:“那她也不能都让你拎啊!”


艾米丽不乐意了:“所以你才找不到女朋友,没有男友力的人快走开,我不要你管。”


还有一次,大概是晚上九点多的时候,艾米丽从房间溜到玄关,拿着钱包就想出门。我一把把她扯住:“这么晚了,你去哪里?”


艾米丽又是一脸不耐烦:“所以你才找不到女朋友,没有夜生活的人快走开,我不要你管。”


这谁家姑娘啊魅力这么大,hero不高兴了。


那可是我阿尔弗雷德的妹妹艾米丽啊,男生约她十次她只会同意一次的艾米丽,手机关机一小时开机时就会被短信和电话塞到卡机的社交皇后艾米丽,情人节收到的巧克力都能开个门面的我妹妹艾米丽啊……看到她那么傻呵呵地围着一个姑娘转,我觉得心里酸溜溜的。


我决定去看看这姑娘到底是何方神圣。
聪明如hero,默默地黑了艾米丽的社交账号,拿到了那姑娘的信息。姑娘叫王春燕,在a校的国际合作部念书。我挑了个好时机,准备去她学校门口蹲点。


那天阳光普照,我戴着墨镜就出了门,耐心地等在a校对面的奶茶店里,透过玻璃窗密切监视着校门口的人流情况。
目标出现了。


王春燕穿着校服,乐呵呵地走出了校门。她先是和身边的女生说笑了一会儿,然后摆摆手臂就向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我赶紧跟了上去。


王春燕的走路的速度不快,她慢悠悠地在街上晃荡,偶尔还会看看店面的橱窗。她走到冰淇淋车那里买了一支抹茶甜筒,掏出手机来打了个电话。这期间我一直跟在她后面,但这小姑娘似乎完全没有发现我的存在。


我暗喜着继续跟着,走到十字路口的左转弯出,突然被一个男生截断了去路。他显然潜伏已久,刚刚出现就快准狠地殴打了我的鼻子。我痛哼一声向后退了几步,接着被他一把扑倒在水泥地上。


“呜呜呜艾米丽!”
“燕子别怕!hero来救你了!”
“啊!hero的鼻子要断了!要断了!”
“你干嘛跟着我妹妹!”
“咦阿尔你怎么在这里?”


这么多声音同时响起来,一定很混乱对不对,如果现场恰好有一台摄影机的话,那么切个画面也许就能简单地解释这一切了。
现在的情况是这样:有一个男生冲出来殴打了我,他骑在我身上揪住我的领子质问我为什么跟着他妹妹,王春燕捏着手机被艾米丽抱在怀里,后者先是很有英雄气概地瞪了我一眼,紧接着她发现不对劲了,她疑惑地盯着我被打飞的墨镜,问出了那句最难回答的问题:“阿尔,你怎么在这里?”


“真的不好意思。我是说,我很抱歉。”我揉揉鼻子,对着王春燕的哥哥——王耀一脸歉意,“我不是对你妹妹图谋不轨,或者想吓唬她。”
“我知道了,我也很抱歉,关于我对你鼻子所做的事情。”王耀看起来有点尴尬,他把一杯可乐放在我面前,“不好意思,我也是担心我妹妹才跟了出来,结果正好看见你跟了她一路……”


快餐店里,我和王耀面对面地坐着,隔壁一桌的艾米丽和王春燕显然忘记了刚刚发生的不愉快,正兴高采烈地把脑袋凑到一块儿,叽叽喳喳地讨论什么事情。


我和王耀互看了一眼,不约而同地叹了一口气。


“嘿,哥哥们,我和燕子接下来要去约会了,你们确定还要跟来吗?”


艾米丽对我翘起嘴角,笑容里满是不怀好意,她肯定在心里把我刚刚的所作所为嘲笑了个底朝天。


hero是为了谁才这样的!这个没心肝的!


“当然,你们两个小姑娘在外面太打眼了,我们跟着你们比较好。”王耀很轻松地接上了话。
嘿,这哥们儿不错啊。


我满意地笑笑,打了个响指,“你们玩你们的,我们玩我们的,这样总行了吧?”
一直没出声的王春燕突然笑了起来,“那,这算双重约会了吗?”


双重约会。
我当时并没有真正理解到这个名词代表了什么,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一切已经晚了,剧情急转直下,朝着我和王耀都没有料到的地方马不停蹄地直冲而去。


一开始,我发现女孩子们约会去的地方真是乏善可陈,或者这句话套在天下情侣的身上都是妥帖得当。
艾米丽和王春燕首先去了游乐园。她们似乎都不喜欢刺激的项目,专挑了一些旋转木马旋转咖啡杯世界环游船什么的平缓项目玩个没完。我和王耀两个大男人不得不跟着他们把游乐园里所有带粉色的设施都玩了一边。
“你看,鬼屋也要开始了。”一位好心的工作人员把地图塞到了王耀手里,微笑地盯着我们,“情侣半价。”
王耀的表情很痛苦,“抱歉,我们不是情侣。”


紧接着她们去游乐场里特色服装店里买衣服。
“燕子你看!这后面有个猫尾巴,你穿上去肯定特别可爱!”
“没有啦……明明是艾米丽比较可爱,这件是纯白的,很显身材啊。”
“两位小姐,这件是情侣款,你们可以一起试一下。”
“那太好了!hero就要这个……燕子我跟你一起去试。”
于是两个小姑娘手牵着手欢快地跑向试衣间,留下神情复杂的我和王耀沉默地坐在店里的卡通造型沙发上。
导购小姐笑眯眯地靠了过来,“刚刚那件我们也有男款,也是情侣装,你们要试一下吗?”
王耀继续一脸痛苦,“抱歉,我们不是情侣。”


然后,她们去了主题咖啡厅里吃晚餐。
“不行。”王春燕把整个菜单藏在了背后,“艾米丽你今天不能吃冰,真的会痛的。”
艾米丽还在撒娇求情,“不会的,我从来都没痛过,我真的好想吃那个大可乐奥利奥炫彩口味的……听起来就特别适合hero来吃啊!”
王春燕对她闪亮的蓝眼睛艰难地站稳自己的立场,“真的不行,我说真的。艾米丽你犯规!说好了不能卖萌求情!”
而另外一张桌子的我和王耀正沉默地看着菜单。
侍者好心地提醒,“倒数第二面有情侣套餐,不仅打折还有小礼物送喔。”
王耀一脸痛苦地说出那句今天他不知道说了多少遍的话,“抱歉,我们不是情侣……”
我一把夺过菜单,认命地翻到倒数第二面,“管他的,我们得先吃饭,饿死hero了。”


她们还去玩了夜场版本的激流勇进。
我们一共排了半个小时的队,穿着塑料桌布一样的劣质雨衣像个即将被风干的鱿鱼在人群里等待着坐上那艘小船然后从高空俯冲向下。因为人实在太多,艾米丽和王春燕坐了头一艘走了,我和王耀只能等下一艘。
船开来的时候,热到不行的我和王耀已经没有再说话的欲望,只想早早结束这操蛋的双重约会。


那船一共有五排,每一排有四个座位。我们上船的时候恰好把一对情侣打散了。那个妆容精致的小姑娘眨着小刷子一样的眼睫毛不好意思地对王耀说:“可以请你换一个位子吗?这样我可以和我的男朋友坐一起,你也可以不用和你的男朋友分开了。”


王耀麻木地点头:“好的,没问题。”然后他一屁股在我身边坐了下来。


船只开始爬高的时候,那姑娘已经扯着嗓子喊了起来,她窝在旁边男生的怀里,男生则不停地安慰她。


“害怕吗?松鼠桂鱼。”我把胳膊搭在王耀的肩膀上,把他拉进我的怀里,“不用怕,抱紧hero。”


“我当然不怕,甜心。”王耀面无表情地回答。
过来一会儿他转过头来问我,“你一般叫自己的恋人‘松鼠桂鱼’?”


我同样面无表情,“这只是我最喜欢吃的中国菜。”


等我们在流转的灯光与水花中直冲而下,巨大的浪花一下子就把可怜的我们打个透湿。


“我不知道这见鬼的像劣质塑料桌布一样的雨衣有什么用。”王耀搓了搓湿漉漉的脸,接着他就被一柱水打了个正着。


艾米丽和王春燕在岸上拿着水枪,兴冲冲地向我们扫射。


我用雨衣遮住自己的脸,也没有忘记遮住王耀的。显然我们都不想承认这两个在公共场合大喊“你看我射到脸上了”“我觉得你可以再准一点”的大姑娘是自己妹妹。


这双重约会终于要结束了。艾米丽和王春燕穿着新买的猫咪情侣装手挽手走在前面,我和王耀一身水的半死不活地跟在后面。这真是见鬼的一天,简直跟一坨屎一样。我从王耀有气无力地表情里读到了他对我此刻心理活动的高度认同。


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夏日的灼热有了实感,在皮肤上一跳一跳。我抬眼向前看去,正好看见我妹妹艾米丽微微低下头,她的手臂稳稳地圈住王春燕的腰。一阵微风吹过,艾米丽的耳坠叮叮作响,纯金色的头发与墨黑色的头发亲密地纠缠在一起。我看见王春燕仰起脸,她的脸上带着青涩的笑意,接着她们的嘴唇就咬在了一起。


……等一下!你们怎么旁若无人地在大马路上亲起嘴来了啊!


还没等我喊出声,王耀就紧紧捂住我的嘴,连拖带拽地把我扯到旁边的店里藏好。


“妹妹总是要长大。”王耀红着脸解释,“何况她们玩得很开心。”


我叹了一口气,为那个以前跟在我屁股后面喊哥哥的小艾米丽伤心了三秒,然后决定结束这幼稚的尾随行为。


“等等,你不觉得这气氛有点不对?”王耀皱着眉头打断了我们的伤感时间,我们一齐回头看去……


房间的正中央放着一把摇椅,一位中年男子摇着蒲扇饶有兴趣地冲我们笑,“情侣一起买,全场半价。”


我抬起头,正好看见那个闪闪发光的、粉红色的广告灯。


成人情趣用品店。


我身边的王耀崩溃地捂住脸,然后骂了一句脏话。


为了给自己妹妹留下更多腻歪的时间,我和王耀不得不在这间奇妙的店里打转。都是青春期的男孩子,谁想让别人看出自己在这方面一窍不通?于是顶着大红脸,故作高深地看来看去。


我脑子里一团乱麻,随手拿起一个橡皮鸭子,无意间触碰了它的开关。这个可爱的小鸭子突然高速震动了起来 ,并且发出了令人面红耳赤的煽情声音。


我努力不去想这鸭子是做什么的,赶紧关了它。


我们差不多在那店里待了近二十分钟,出来时发现艾米丽和王春燕果然走了。这两个没心肝的,我在心底里抱怨。王耀还在努力拒绝老板的好意,“不,我们真的不想买什么,我们不需要。”“不,我们真的不是情侣。”“不我们真的没有害羞。”


最后王耀疲惫地走了出来,他捏着那个橡皮鸭子,“我尽力了,真的,但是老板他妈的居然说要把这个免费送给我们。”


我大笑出声。


王耀愣了愣,接着他也笑了。他低着脑袋,肩膀不停地抖动。这中间他不小心打开了开关,那鸭子没羞没躁地叫个没完。王耀笑得脸颊通红,“谁知道这玩意儿他妈的怎么关?”我一边笑着一边夺过那只鸭子,气喘吁吁地按下开关。


我看见王耀看着我,我们离得很近,近得彼此的气味都能闻得出来。


我看见他蜜糖色的眼睛眨了眨,那目光里含着浅浅的笑意,仿佛温吞的星光,就像一缕清风从我心尖上轻轻掠过。


神使鬼差,我想到艾米丽和王春燕接吻的样子,我想嘴唇一定是柔软的。柔软的嘴唇里包括王耀的嘴唇。还没等我想完,我就已经低头吻了上去。


当然这是后话,我是说我回到家后哭着奔向艾米丽的房间一把抱着她打滚,“hero吻了天使!真的天使!我愿意让路西法收走我的灵魂!”我的妹妹艾米丽为了报复我在她恋爱阶段的不自觉的冷嘲热讽,她一脚踢开了我,反锁房门跟王春燕私聊去了。


我灰溜溜地躺在走廊的木地板上,想起王耀睁大的眼睛,一个劲儿傻笑。


而我不知道的是,在王家的客厅里,王春燕躺在王耀的腿上笑眯眯地跟甜心艾米丽回私信,她苦恼地叹了口气,“琼斯家的人可爱得让我想犯罪。”


王耀轻轻一笑,“我也是这么想的。”然后他把那只橡皮鸭子端端正正地放在了茶几上。




THE END


写在后面:最近搬家,电脑搬走了……手机码字真的好痛苦。
长篇准备中。




大欣:

感觉这动作很难挤进箱子,但还是强行塞进去了_(:з」∠)_

谁的快递箱?

联五你就别闹【all耀】

瑾时·来来来吃了我这发安利:

ooc,慎入,秘制视角。
都是老狐狸,all耀,主联耀,不过不明显。
吃不下别吃,速打的不好吃。




老天保佑我期末别挂。







琼斯先生是美国的意识体,大概因为美国的地位和自身的性格,每次会议他都是第一个到场的。

可他每次来都邋里邋遢的抱着两三袋M记,衣服领子朝内翻着,双目无神,浑浑噩噩的被助理拉着行李箱推进大楼洗手间,折腾半天之后又神清气爽干干净净整整洁洁的回到座位上。让人不自觉好奇他到底和助理在洗手间干了什么。

据说他在会议上是极其外向的,一句话一句话跟连珠炮似放个不停,总是气的布拉金斯基先生黑着脸跳起来举着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水管对着琼斯先生的脑袋想砸下去,幸好王先生脾气好总是制止布拉金斯基先生,不然琼斯先生很有可能早就死了。

但是虽然王先生对他有救命之恩,他也依然欠着王先生许多钱不还。

“他哪是还不起,是怕还了后与他再无牵挂。”

这话是亚瑟先生说的,他是英国的意识体,如果看血缘的话与琼斯先生算是亲戚关系。可亚瑟先生却不大讨琼斯先生喜欢,或者说琼斯先生不喜欢所有文邹邹的古板迂腐的人,他天生热于自由。

可亚瑟先生真不算是什么老顽固、固执的旧贵族,如果忽略他总是透着轻蔑的神态的话。

可你千万不要以为他是个傲慢的人,他顶多是个死傲娇,这点从一个往事可以看出来。

腐国人的天性在意识体上充分体现,亚瑟先生再大的雨也不要打伞,就那么套着不怎么挡风的风衣在大雨中风驰电掣健步如飞,除非发洪水出门从不带伞。

但是一个下雨的天,会议结束后亚瑟先生却嗫嗫嚅嚅的让王先生带他走到大使馆,理由是他没带伞。

开什么国际玩笑,比这更大的雨您不也闯过吗!再不济您打电话不也能让人送伞过来吗?

王先生果然看出来英国先生的意图,笑了起来,俏皮的眨眨眼:“想和我聊会天不用这么拐弯抹角,鸦片你可该坦诚一点。”说着他举起那把有些笨重的军用黑色大伞灵巧的和亚瑟先生走在阴雨霏霏的大街上。

两个人的背影美得能如画,若是忽略亚瑟先生红的滴血似的耳垂就更好了。

事后亚瑟和他的弟弟阿尔抱怨:“坦诚?难道要我和那个胡子笨蛋一样坦诚吗!”

他说的胡子是法国弗朗西斯先生,一个……嗯…喜欢撩妹的hentai。长着张极好看的脸,却不知道抱着什么心态蓄起了胡子,他做过最有名的事,大概就是脱光了钻进王先生的被窝。这事被亚瑟知道后,气的喝了两三斤酒,醉醺醺的拦住了王先生,大着舌条唱了首《甜蜜蜜》,坐实了傲娇之名。

可与法国乐于罢工的习俗不同,法国先生开会总是神采奕奕的入场,身上喷的男士香水个十米都能闻到。问起为什么每次开会都打扮的像相亲的原因,竟被对方抛了个媚眼笑着说:“哥哥是在和美人约会。”

工作人员这才发现,法国先生旁边坐的就是王先生。

英法向来不对盘,就像美俄一样,弄的同为常任理事国的王先生夹在中间分外尴尬。

但是很明显,王耀先生是更偏于俄国先生的。这点从他总是和俄罗斯先生,就是上文提到的布拉金斯基先生一起入场可看出来。他们毕竟是邻居,曾经也是一个政党。

两人最亲密的时候冬天会各抱着一个烤红薯啃还带着一个牌子的围巾,夏天会买一个香蕉船边开会边吃。据说三十年前伊万先生从未下下来的红围巾就是王先生亲手织的。

俄罗斯先生可以说是联五几个最高的了,而王先生又是中间最矮的,两个人一起入场的时候,即使颇有气势,但那身高差也总让工作人员忍俊不禁的喷笑出了声,这不笑还好,一笑起来阿尔先生就放飞自我的哈哈哈哈的魔性大笑了起来。

“王耀!个子矮就别站在北极熊旁边,显得你更矮了。”

这时候伊万先生会笑着抱住王先生,把下巴磕在王先生头上,说:“死胖子,你可没办法像我这样。”

可惜不等美国先生跳脚,伊万就会被笑眯眯的王先生一个过肩摔摔在美国先生身上,然后居高临下的轻笑:“好孩子,再说一遍,再做一遍,嗯?”

于是两个国可耻的沉默了。

“哎呀呀,今天的联五也分外和平呢,不是吗?”弗朗西斯坐在一边梳起了长发,拿王先生送给他的发带束了起来。

“是核平才对。”亚瑟先生托起茶杯,喝了一口红茶。



深河光:

摸鱼两天的国象金钱……
背景糊得很烂。我自戳双目。
1500fo就点图。

布谷鸟:

本来是前两天生日想多加点图放出来的
但要中考比较忙…生日也就没有过啦
但还是忍不住发条鱼≧^≦)っ
暑假我会好好画的orz

As-10:

明天上班  所以提前祝37快乐啦  是关于之前看到综艺节目里面有【当然了】这个游戏  觉得很有意思  于是画了这个   虽然现在看起来傻傻的   但是  37快乐啦(够了

初恋戰線:

OP17 Diver

我真的觉得只看OPED我都能吃一嘴的粮……

复个健,现在怎么三天不画手就生了好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