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页※海贼迷ASL♥珊

卐个人兴趣收集站卐

欢迎来玩🤗

吃的CP基本不逆,all主角控,但基本都会有本命大CP😁

目前就是海贼all路主索路,火影all鸣主佐鸣,我的英雄学院主轰出,黑塔利亚金钱组(耀中心,其他的耀cp也吃,潜意识all耀党,不吃极东组)

收图收文爱好者,喜欢的都会转过来(禁止转载的除外,所以,有些不是不喜欢,是不能转😢)

关注我之前我先声明一下,我有时候刷起屏来,很夸张的😂

【轰出】思春期 02

圭圭圭:

*原着衍生校园设定
*双向暗恋,轰>>>>> <<绿谷
*一个想好好谈清新校园恋爱的故事(???
*私设和OOC都很多!


以春夏秋冬前传的想法下去写的,但基本上没什麽关系ww


01点我(有教室车,请注意避雷)
-


02


  大抵是早上的梦境太过震撼,平时做任何事都效率颇高的轰显然还没从惊愕的情绪中完全平复,总会一不小心陷入思绪中,脑海里的绿色身影和一些不可言说的画面就像在脑中生了根,不管如何都挥之不去。


  明明已经比往常提早醒来,却在把东西都收拾好时发现时间莫名其妙过去了半小时,心不在焉地差点错过往常慢跑的时间,慌慌忙忙地换掉身上被喷湿的衣服,套上运动鞋往楼下跑。


  「轰君,早安。」绿发少年富有朝气的声音由远而近地传来,头上不那麽规整的绿色卷毛随着跑步的动作晃了几下,看上去毛茸茸的,让人有种想抱在怀里揉的冲动。


  少年整个人沐浴在朝日的光辉之下,一瞬间炫目地让轰几乎移不开眼睛。


  自从坦然地面对这份感情後,轰开始觉得绿谷的每一处丶就连算不上优点的那些地方也可爱得让人目不转睛。头上的卷发丶脸上的雀斑丶打得乱七八糟的领带丶不由自主的碎碎念……他全都喜欢得不得了。


  「绿谷,早。」轰瞬间收回自己的思绪,在少年跑到面前後微笑地打了招呼,喉结微不可察地上下滚动了下,才若无其事地把目光移开。


  「轰君今天起床很匆忙吗?」绿谷盯着他的脸一阵之後突然噗哧笑了出声。「忘记梳头发了?」


  轰被这麽一说才愣了一下,意识到今早出门确实忘了梳头,突发状况让他脑中的思绪过於紊乱,又忙着收拾残局,起床後只是用手随意扒拉了几下头发。


  「……不小心想事情想得太入神了。」他想了几秒迂回地回答道,强迫自己忘掉梦里的人形状优美的锁骨,接着被头上传来的触感愣住了。


  带着些许伤疤的右手抚上红白色的头顶,指尖轻柔地划过发丝,下个瞬间发现这个动作好像过於亲昵,触电一般缩回手,惊慌地开始道歉:「抱丶抱歉!一个不小心就……只是轰君的头发有些翘起来了……」


  「没关系。」他抑制住自己想握住对方手的冲动,摇摇头表示自己一点也不介意,心里因为对方的动作而冒起小花,面上依旧不动声色。


  看着对方手足无措的模样,他觉得自己的反应好像过於冷淡了些,连忙补充一句:「绿谷,可以帮我整理一下头发吗?」


  「咦丶当然可以!」方才写满慌张和歉意的大眼睛在听到这句话後浸满了笑意,再站近一小步,专注地抬头帮忙整理发线。


  他们有着十公分的身高差,为了让绿谷不用踮脚尖,轰低着头就像一只乖顺的大猫,任由那只带着伤疤的手顺过他的发丝,一缕一缕地用指尖轻轻地让红白两色重新回到该在的位子上,谨慎的样子像是在解决什麽困难的习题。


  「好了。」绿谷完成任务後微笑着收回手,满意地看着和自己完全不同的柔顺发丝恢复成它们往常的样子。


  「……谢谢。」明明还没开始慢跑,轰却清楚地察觉到自己的心如擂鼓般急遽地跳动,心里因为这个相较以往亲昵的接触胀满了难以言喻的满足感。


  他矛盾地满足於这样的接触,却无法否认心底的声音渴求得更多。越接近越贪心,越想要再更进一步,直到两人能够名正言顺地牵手,而不是总让对方为了仅仅一个踰矩的举动慌忙道歉。


  也许是早上梦境的後遗症,他今天思绪格外发散,连什麽时候开始慢跑的都没注意,只是机械性地跟在绿谷身边进行例行的每日训练。


  虽然心不在焉,轰对於训练依旧不马虎,气温不高的初春早晨仍然出了一身汗。他身边的绿谷穿着的T恤更是被汗水染湿,隐隐约约能看到少年还未完全长开但结实的身体。


  绿谷伸展着身体做缓和运动,深吸一口气伸了个懒腰,双手上举时带动T恤往上掀,露出一截具有肌肉线条的肚子。


  轰一直觉得绿谷的私服很有他的风格,很朴素简单,有时候带着一点腼腆的傻气,日常中绿谷多半都穿着纯色丶印着单词的T恤,此时从白色衣料下透出的肉色让轰不由自主想到梦境里的那个少年,从薄透的衬衫布料下现出的……


  「轰君,时间差不多该去冲澡了。」绿谷做完最後一组伸展运动,深深地呼吸一口早晨清新的空气,舒畅的感觉让他不由自主地勾起嘴角。


  「哦。」脑袋里的绮思已经不知道发散去哪里的轰连忙逼自己移开目光,若无其事地转头看看再熟悉不过的校园,和朝阳下被晒得反光的花草树木。


  初春的早上还有些凉意,薄霭晨雾随着太阳升起而散去,未下春雨的好天气是独属於春日的和煦恬静。日本的四季一向分明,因冬日而飘落一地的树叶已经长出绿色枝叶,随着微风轻轻地飘拂摆荡,蕴藏着春天特有的生命力。


  轰看了看身边春意盎然的景物,又看了看走在前面的绿发少年,觉得绿谷和春日再相配也不过了——都是那麽温暖和煦,用自身的力量,消融了冬天积累已久的寒冰。


  这已经是每日的日常惯例,自从住校制度开始後,他们早上上学前总会一起慢跑和训练,不管气温高低和天气好坏,遇到雨天就把场地换到室内的体育场,流了一身汗後再去澡堂简单冲个澡,换上制服後一起走到教室上课。


  原本还对这个流程习以为常的轰,在看到绿谷脱掉身上的白色T恤後,突然觉得很不妙。


  雄英新建的宿舍设备自然不差,在卫浴设备上也花了不少心思,有个不小的公共澡堂,甚至还有个大浴场供学生们泡澡消除疲劳,大家平时早已习惯这个开放式的澡堂,在下身围着一条毛巾便能自在地进去洗漱。


  但,谁来告诉他在做了情节详细的春梦後,和暗恋对象裸裎相对在澡堂里洗澡,他该怎麽做比较好?



  「轰君,再不快一点的话上课要迟到了哦。」绿谷把身上汗湿的衣物脱下丢到洗衣篮,拿起毛巾围上腰间,正想踏进澡堂却发现身後的人没有跟上,回头看到轰傻愣地站在一旁捧着盆子没有动作,有些疑惑地偏头问道:「怎麽了吗?」


  「哦。」闻言,轰如梦初醒般地赶紧俐落地把身上的衣服脱了,随即若无其事地拿着手上的盆子跟上绿谷的脚步。「没事。」


  听到这个回答,绿谷张嘴似乎还想说什麽,却看到对方已经脱掉身上的最後一件衣物,赶紧转过头继续往前走,耳廓染上难以察觉的一丝微红。


  大部分能进入雄英英雄科的学生都有一身结实的肌肉,和一些特意去健身房练出来的肌肉不同,是每日不间断地训练而自然形成的线条,光看就能知道底下蕴藏的力量非同小可。


  而从小时候就因为父亲的缘故开始训练的轰,更是养了一身漂亮的肌肉,身上该有的轮廓一块不少,形状流畅却不张扬,每次绿谷都会在心里默默感叹几句——不过即使同为男性,绿谷还是不太好意思直视别人的身体,总是会不好意思地把目光移开。


  青春期的少年总有一些不可言说的小心思。


  轰原本十分享受和绿谷独处的时光,可现在是特殊状况,他难得地抱着可能会有其他人也在这个时间冲澡的一丝期待,至少有别人在场比较不容易胡思乱想。


  岂知今天却像说好了似的,平时偶尔会遇到的人一个也没出现,乾净宽敞的大澡堂空无一人,地板上有些水痕,大概是今天他们训练结束得晚了些,早上有冲澡习惯的人已经洗完回房去了。


  两人一时无话,拿着沐浴用品安静地走进澡堂,抱着盆在隔壁的小椅子上坐下,各自安静地开始盥洗,水流声划破澡堂宁静的空气,添上了一丝背景音。


  他们已经在澡堂里一起盥洗过无数次,没有任何一次比此刻还能让轰了解什麽是甜蜜的煎熬。


  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看着暗恋的人全身赤裸地往身上抹泡,佯装专注在洗漱的样子,实际上暗地里往旁边瞟,怕被对方发现又得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偶尔不小心四目相交镇定地把目光转回来,还担心心里打鼓的声音会不会大得被对方听见。


  幸而绿谷似乎对於和别人坦诚相见丶在同个澡堂里面洗澡有些害羞,至少不是会大方和别人开玩笑的类型,一般默默地围上毛巾坐在小椅子上认真地和他的绿发奋斗,最多偶尔和身旁的同学闲聊几句。


  轰强迫自己从不着边际的思绪里面抽离,拿起花洒心不在焉地转开水龙头的开关,下一秒被意料之外的冰水冲了满身——他压根没注意眼前的龙头被转向哪一方,下意识地就把它给旋开了。


  即使因为自身个性的优势,他比起其他人更不受冷热影响,乍一被冰凉的水往身上冲,还是让他差点把手上的花洒摔到地上,连忙用左手把即将从手上滑落的莲蓬头接住。


  这动静让旁边的绿谷也注意到了,停下手上往身上抹泡沫的动作往旁边看,正巧看到轰默默地伸手把开关转到热水处,结合刚刚的动作不难想出刚刚发生了什麽,愣了一下後忍不住小声地噗哧笑了出来。


  察觉到轰有些无辜的眼神,偷笑被抓个正着的人赶紧慌张地解释:「我并不是在嘲笑轰君!只是……」


  「总觉得今天的轰君跟平常很不一样啊。」他说着又忍不住勾起嘴角,笑得大眼睛都微微眯了起来,「平时大多是做什麽事都很有馀裕的样子,今天能看到轰君不一样的一面也挺好的。」


  「啊,不过如果是因为有什麽困扰的事情的话,需要什麽帮忙都可以尽管说,如果我能帮上忙……」


  在雾气蒸腾之下轰看不清那双清澈的绿色眼眸,但他可以清晰地想像出来。澡堂特有的混响带上一层说不出的朦胧感,听着哗哗的水声混和着少年有些无措的声音,轰的回答不由得染上一丝笑意:「没关系,我不介意。」


  绿谷总是这样,总站在对方的角度去思考,尽自己的全力去帮助所有人——就算是曾经对他相当不客气丶甚至是恶言相向的人,他也会不计前嫌,只要自己的力量可以派上用场,就不吝於伸出自己的手。


  绿谷毫无疑问地是他关系最亲近的好友,反之亦然——这不是轰自作多情,他们在学校的生活圈都不大,在保须事件後大家都默认他们加上饭田的三人组关系最好,可真正融入了绿谷所有日常生活的只有轰一个,这让他体认到自己好歹在对方心里是个有特殊地位的好友。


  可他也时常会想,绿谷是不是对任何人都会展现这份关心?是不是不管对象是谁,他都会下意识的去包容和帮助,这和他们的交情没有任何一点关系,只是在各种契机之下正好离绿谷最近的人是他,仅此而已。


  这是个无法得到解答的问题,轰心里再清楚不过,但他还是忍不住会去猜测,知道这样的行为并不会对现状有任何帮助,依旧在两人关系的天平上摇摆不定,在任何一侧加上一个砝码都小心翼翼。


  想要和对方再靠近一些。心里明白地知道现在贸然行动决不是个好时机,但无法遏止的情感又该如何维持天平的平衡呢。


  在随意的闲谈之中轰暂时把那些纠结丢到一旁,原本心不在焉的动作恢复成以往的高效率,三两下就洗好了头,抓起莲蓬头把头上的泡沫全数冲乾净。


  「绿谷,我先走了。」他站起身从头到脚冲了一遍,打了声招呼就早绿谷一步踏出了澡堂,早上的时间还远不够让他沉淀自己的心情,再继续待下去心思肯定又会不知道飞到哪,索性速战速决。


  「啊,好的,等等教室见!」绿谷正把身上的泡泡冲掉,听到轰的声音侧头向他示意,也没好意思多看对方一眼,专心地继续未完成的工作。平时蓬松的绿发因为被打湿而变得服贴,水痕顺着变成一绺绺的发丝流下,汇聚成一道滴落到磁砖上。


  绿谷站起身,在确定脚步声走远的下一刻,默默地把水龙头关掉,吸了一口浴室里残留下来的沐浴露香氛。剩下一个人的澡堂变得更空旷,安静得剩下顺着发梢滴下的微弱水声。


  萦绕在鼻间的沐浴乳香味很熟悉,他还记得这是和轰一起去超市采购生活用品时一道买的,不只有沐浴乳洗发水买了一样的,连洗衣精等等都拿了同样的产品一式两份放进篮子里。


  按理来说两人身上的味道应该相差无几,但他就是能从湿润的水气中嗅出不属於自己的味道。


  绿谷放下手中的花洒,临走前目光停滞在身旁才刚空下的位置几秒,还没乾涸的水渍和从他这个方向流过去的些许泡沫汇流在一起,消失在排水口处。他回过神来赶紧甩了甩头,抱紧手上的盆子往外走。


  可惜早已经走远的轰看不到绿谷由於洗澡水太热还是别的什麽原因胀红的脸。


-TBC


其实写好了一直忘记更新...大家久等了TT

评论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