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页※海贼迷ASL♥珊

卐个人兴趣收集站卐

欢迎来玩🤗

吃的CP基本不逆,all主角控,但基本都会有本命大CP😁

目前就是海贼all路主索路,火影all鸣主佐鸣,我的英雄学院主轰出,黑塔利亚金钱组(耀中心,其他的耀cp也吃,潜意识all耀党,不吃极东组)

收图收文爱好者,喜欢的都会转过来(禁止转载的除外,所以,有些不是不喜欢,是不能转😢)

关注我之前我先声明一下,我有时候刷起屏来,很夸张的😂

【主轰出】510A-Cinderella

帝铃明橙色:

草!!!生日快乐!!!!!


一 灵魂伴侣设定 手臂上有倒计时 倒计到0,与你身体接触的那个人就是soulmate。
二 魔法生物AU 个性保存 绿谷还没有继承欧尔麦特的个性
三 主轰出但含有大量的背景cp 蛙茶 爆切爆 濑上 设定百耳没体现出来




01


炎热的夏季早晨,大家都匆忙着赶去上第一节课。与同伴吸血鬼八百万走在一起的轰突然想起什么一样停下脚步,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臂。八百万跟着他驻足,注视着对方斗篷里伸出的苍白手臂。“轰君还有一分钟就要遇见自己的灵魂伴侣了。”


“快了。”轰的语气十分平淡,八百万靠近他又四处张望。正是上课的时间,周围人山人海,巫师坐着扫帚从天上掠过,精灵成群结伴在低空扇着翅膀留下花香。八百万实在看不出是谁也相同在四处张望:“轰君,有什么感觉么?”轰朝天上抬了抬手臂仰起头:“是引力,我感受到了。”


八百万抬头看向天空:“你的灵魂伴侣可能是巫师或者精灵,或者鸟。”


两人一起向高处张望,空中却不见有任何人停止飞行。引力确实来自那边没错,轰皱了皱眉。手臂的牵引愈发强烈,仿佛——


轰伸向空中的手突然做了一个抓紧的动作,向下一拉。


绿谷出久从天而降。


 


02


轰焦冻的爱情突然降临了。看准目标直接砸脸的一对一专属降临。绿谷出久从天上掉下来的时候,轰焦冻眼前瞬间闪过对方衣料下的一抹黄,仿佛欧尔麦特印花。而他现在躺在地上给绿谷当个垫子淡定地看着天,被绿头发的幽灵趴在身上一动不动,心想不愧是soulmate,偶像都是一样的呢。命中注定,真是神奇。


“轰……!”“没事。”吸血鬼身体强度极高,这样砸一下像是小猫抓痒。想来帮忙的围观群众目光敏锐发现竟是soulmate大型相遇现场,谁都不想在炎热夏日吔一口炽热狗粮,这种小打小摔又不会造成什么伤害,于是纷纷退去。八百万亦不想当电灯泡打扰,很快周围只剩熟人巫医学院濑吕旁边站着着上鸣,拍着翅膀降下来蹲在两人旁边。乌鸦仿佛深不见底的瞳孔盯着两人从头扫到脚,只要闭嘴就很美,拥有白金翅膀的小雷鸟上鸣傻兮兮趴在一边开始读秒,说要看看这场战争一般的爱情邂逅中究竟谁是真正的赢家。


五秒后绿谷从轰的胸口抬起头茫然眨眼,八秒后两人对上眼神。十秒后没有一个人从地上爬起来,上鸣激动宣布他们在这场爱情比赛中打了平手。


轰:……


而绿谷愣着,因为他发现这人自己知道。


轰看向濑吕,濑吕站起来,墨黑的翅膀在阳光下十分美丽。“没什么摔坏的地方,放心。”又对着撑在轰身上依旧茫然的绿谷放过去一只脚:“你的脚掉了,安上就好。”


绿谷看着地上的脚说了声谢谢差点没哭,本来好好在天上飞着想自己马上要遇见的另一半究竟是谁,结果一分心没平衡摔下来,初次见面就拉了人家当垫背的,这谁受得了。


他迅速从轰身上滚起来,手足(少了一只足)无措地去检查轰的身体。


“他没事,不要摸了,再摸就少儿不宜了。”濑吕拎着还想继续看热闹的上鸣起飞。


绿谷对上轰直白看着自己的眼神,手停在对方大腿,放着也不是拿开也不是,脸红炸了。


轰撑起上身拍了拍灰,看着仍然不知姓名的幽灵soulmate,伸手揉了揉那一头柔软的卷毛,他坐起来单膝跪地,把忘记喘气好像要窒息的绿谷抱在腿上,捡起一边的脚拍了拍给他安上。


远处还没看到现场的御茶子在手上开出一朵小花:梅雨酱,说起来我记得今天是小久遇到soulmate的日子呢。


一转头目击现场的御茶子惊得花都谢了:啊!梅雨酱快看!只见王子让灰姑娘坐在自己大腿,深情款款为他接上了脚!


蛙吹:虽然感觉有点不同,但小茶子觉得浪漫就好了kero。


而这边绿谷僵在那里红着脸任轰在他身上拍拍打打按来按去把各个关节都紧了紧,生怕对方问自己感动不感动。


不敢动不敢动。


不!站起来!你能行!


绿谷深吸一口气,“对……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刚才看只有几秒的倒计时太着急了,飞的时候突然就没注意平衡,就……真的对不起……”他抱着头,这可是soulmate,一上来就留下这么差的印象还能不能活了,他脑子疯狂转着讨好吸血鬼的八百三十种方法,说话都开始磕磕巴巴。轰拍拍他的肩:“是我的错。”


“诶……?”


“倒数的时候我有点着急,对着引力的方向拉了一下,你……你不是失衡了,是被我拽下来了。”他扶着绿谷站起来,表情微妙地看着自己的右手。“还让你摔断脚,抱歉。”


绿谷愣了一下笑出来:“不是的,引力只是引力,不可能有什么实际的牵引。”


“……是么。”轰看起来仍然有点怀疑地放下手。


四目相对,绿谷别开目光挠了挠头,“那个……初次见面,我是魔法学院十班,绿谷出久。”他伸出手,后知后觉握手对这种场景似乎不太合适有些尴尬,而轰拉过他的手抬起,在指尖轻吻:“初次见面,魔法学院三班,轰焦冻。”他牵着绿谷向上飘起,“就要上课了,请允许我送你到门口。”


绿谷跟着他一起飘起来,并没有推开。


轰注视着幽灵在阳光下仿佛闪光的面颊,笑了:“我的荣幸。”


 


03


送完绿谷后轰慢慢走到自己教室。开门之后面无表情站在门口突然不动了,看看自己刚刚牵过绿谷的左手,唇边仿佛还留着幽灵清淡的体温。


轰焦冻同学突然啪一声倒在了地上。八百万连忙冲过去:今天的状况好像格外多啊。


 


轰在医务室醒来后首先看见的就是濑吕夸张的笑:“吸血鬼早上不吃早饭,结果遇见soulmate心跳过快供血不足晕了过去直接睡到放学!!鬼中英才!!”


轰撇了撇嘴不想理他,揉着还有点晕的头:“濑吕,帮我找一下爆豪,有点事想问他。”


 


04


轰和爆豪算是体育祭及大大小小各种比赛都交过手的亦敌亦友但绝不会留下联系方式的微妙关系。轰突然被领着出现在他回宿舍路上,爆豪脸色十分精彩,九尾狐狸深棕的大尾巴只是因为对方的出现就开始炸毛:“哈??该死的阴阳脸突然出来挡路是想找茬么?!”:


轰看了看爆豪旁边甩着尾巴的红龙切岛,“他不在这里比较好。”


爆豪手里爆的火花越来越大,明显已经不耐烦了:“啊?你是来约架的?!!”


轰见他不听,也没多解释:“不,我只是想请教一下有经验的人,灵魂伴侣是理想型,一见钟情怎么办。”


切岛张着嘴,尖尖的牙露出一小截,歪了歪头:“诶?”


濑吕和上鸣一歪头,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情学他:“诶??”


“哈?!”爆豪一挑眉,手里炸起烟花:“去死吧!!!!”


手动再见×1


手动再见×2


手动再见×3


鸟类与吸血鬼反应迅速哪有那么好炸,上鸣在空中拍着翅膀点头:“是恼羞成怒。”


切岛看着飞在天上的三人,“爆豪你没和我说过啊。”


爆豪十分暴躁:“啊??还要我说么你没长眼自己看不出来啊?!!”


 


05


猫科动物灵敏的鼻子动了动,相泽老师头都没回,表示自己已经不想再管某人的违规烟花行为。“麦克。”


爆豪还想继续爆爆,鹦鹉麦克老师充满激情的声音从校广播炸过来震跑小猫两三只:“最近天热,同学们注意身体,小心脱水!”


切岛突然意识到爆豪也在此行列,去抓住了他的手,从那以后学校再也没出现违规爆爆。


相泽老师:soulmate,真好使。


 


06


绿谷坐在床上碎碎念,左边是记录的本子右边是存着轰联系方式的手机。御茶子舔了一口冰淇淋看着天花板,精灵周围开着纤细美丽的花。她抬抬手指让花草慢慢蔓延至屋顶散开清香:“也就是说,暗恋的人正好是灵魂伴侣,小久不知如何是好呢。”


绿谷拽着本子差点跳起来:“不是暗恋!只是看过他在体育祭的表现,太过亮眼!而且那种发色平常很难不注意到吧!所以,所以……”


御茶子眨了眨眼:“仰慕?和喜欢差不多啊。”


蛙吹看了看他们:“小茶子看问题的角度很厉害呢kero。”


御茶子摸摸头:“没有啦。”


蛙吹:“就像那次小茶子突然问爆豪会不会有人叫他狐狸精一样。”


绿谷震惊。“还有过这种事么……”


蛙吹没有岔开话题,看着绿谷的本子。本子因为经常压开留下的痕迹,摊开时自动就翻到了轰焦冻的那一页。“不过当时小久给我们看的笔记上,写三班那位轰君的页数也比别人多了很多呢。那时还不知道相互的关系吧。Soulmate,果然就是命中注定呢kero。”


“虽然说起来很简单,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绿谷叹气。“虽说soulmate大概就是什么都不做都会有心灵共鸣存在的吧但是他很强我一定要能站在和他相同的高度…但我们幽灵只会断胳膊断腿发光再加上吸血鬼都很冷漠的样子那我……”


“kero”蛙吹突然出声,“我记得幽灵之间安装关节就像鸟类之间梳理羽毛一样,都是十分亲密的事情吧。”


后知后觉的御茶子反应过来,“对哦,那位轰君当时直接就帮你把关节安上了呢。这么说他是很好相处的人。”她笑了,递过去一朵小花:“而且小久是没问题的呢,因为小久就是努力又可靠的人啊。”


绿谷接过花,在床上摆弄着,沉淀了一会,心情平静了一些。“就是……怎样才能熟悉起来呢?”


蛙吹看看御茶子,“不知道呢kero。小茶子是精灵,太漂亮了所以开学时候一下子就沦陷了kero。小久也很可爱,说不定对方已经一见钟情呢。”


御茶子脸红别过头,伸过去向蛙吹的掌心蔓延生长出一朵红色小花。绿谷一口狗粮吔得毫无防备。


蛙吹接过花,“或者出久可以送他花,感觉吸血鬼都喜欢玫瑰。”


绿谷蔫蔫的:“我在网上查过了,说吸血鬼总和玫瑰一起拍照是因为摆拍好看,并不是因为喜欢。”


御茶子反坐着椅子伸胳膊伸腿:“带他去想去的地方约会?”


蛙吹:“小茶子有什么想去的地方么?”


御茶子愣了一下,“啊……想,想见伯父伯母。”


蛙吹:!


御茶子:“因为、因为爸爸妈妈一直说着想见见你呢……!我怕你还没准备好……”


蛙吹:!!


绿谷闭了闭眼。为什么明明是三个人的聊天,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07


绿谷搞好心里建设鬼鬼祟祟躲在灌木堆里看轰。他刚才一过拐角就发现那人正往这边走。又开心又兴奋想要过去说话,却不知为何突然一怂自动躲了起来。


绿谷深呼吸准备好措辞,正准备走出去却被拍了一下:“绿谷!在这干什么呢!”


是切岛和上鸣。


绿谷:“我我我我我就观察一下。”切岛一转头看见正走来的轰,猛地拍了一下他的背:“是男人就直接上啊!”


绿谷本身没站稳,被他一掌拍了出去迎男而上,拽掉了轰的裤子还没站稳,两人叠在一起倒在地上。爆豪晚几步到目睹惨案现场,一脸嫌弃:“臭久阴阳脸干什么呢。”切岛看了看脸埋在轰胸口的绿谷:他说要观察一下。


绿谷在地上回头,完全没罪犯自觉的切岛和上鸣一起对他竖起大拇指:上吧!


学院不同,已经在教室的濑吕眼皮一跳,突然感受到一股熟悉的傻气。扶额。肯定是上鸣又凑什么热闹去了。自己家的孩子不看着真是不能放心。


 


似曾相识的画面。


绿谷对上轰温温的眼神,又感受到对方搭在自己腰上的双手,瞬间想把自己埋进地里。一低头又是轰的胸口,绿谷觉得自己可能就是一个老色鬼。


他扭着爬起来,被轰轻轻按住。幽灵的衣摆挡到两人小腿,轰没什么动作空间,有些别扭地贴着绿谷提着裤子紧身的布料。


几个药巫学院的女孩子带着鄙夷的眼神路过:“这什么变态情侣。”


轰:“……”


绿谷自暴自弃直接把脸贴在轰身上,双手抱头。清楚地感受到对面温暖的皮肤温度与心跳。


恋爱不顺,恋爱不顺。


 


08


其实轰也挺迷茫的。自己好像对灵魂伴侣一见钟情了,可对方却连自己裤子都扒了都没能有什么实质性进展。


 


09


两人约去逛街,在绿谷宿舍楼下见面。


绿谷在门口鼓起全身勇气按照御茶子教的方法来了个wink。


太过可爱轰差点没栽过去。


绿谷朝轰跑过去,轰的视角来说就是自己的soulmate好像要冲到自己怀里了。


轰焦冻还是没受住绿毛可爱波直挺挺倒了下去。


 


10


路过的上鸣直接架着轰想带去医务室,绿谷连忙拦住他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特制血包。他们移到附近的长椅,几只倒吊的蝙蝠飞过来想帮忙,确认情况之后飞走去找校吸血鬼保护协会的人。上鸣帮绿谷扶着轰的头喝血,“这么大一袋,你抽的时候不疼么?soulmate的血吸血鬼只要喝一小口就够了。”


绿谷:“诶?这不是我的血?”


上鸣:“诶??濑吕说你们会迅速搞在一起的?”


绿谷:“……啊??”这是什么逻辑?


上鸣:“?????”


上鸣手一抖,轰: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噗————


轰慢慢恢复了意识,保护协会会长饭田刚匆忙赶过来,问这是他这已经是本周第二次晕倒,究竟是出了什么事,另一边上鸣很担心开始给万能男友濑吕打电话。轰明显并不愿意谈及相关话题,保证绝不会有下一次之后终于把饭田弄走。绿谷带轰去宿舍休息,上鸣感受到什么一样回头看了看天空中遥远的黑点。下一秒濑吕已经站在几人身后。拍着翅膀落地时巨大的气流旋转将木叶带到高空,黑衣后刀刃一样锋利的羽毛泛着金属般的光。“发生什么事?”


上鸣:“……”


上鸣直白:“你还是少穿黑色衣服吧,搞得有点吓人,你本身是乌鸦就已经够吓人了。”


濑吕:“……”


濑吕委屈:“噢……听你的。”


 


濑吕绕着一只手架在绿谷身上的轰转了一圈:“还要人家架着啊,你装什么柔弱。”


轰突然踉跄一步,绿谷连忙抱住他。轰默默注视着濑吕,把另一只手也环到了绿谷身上。


濑吕无视轰一连串杀人警告眼神对绿谷笑:“准备血袋是很周到,不过有soulmate的吸血鬼直接喝对方的血比较好哦。不给喝的话,”他退后一步拉起上鸣,展开翅膀,“会出现吸血鬼比较纯情,相遇之后不愿意喝其他血液,结果营养不良的状况哦。”


 


11


轰焦冻:MMP鸟人濑吕,就这么点老底全叫你翻出来了。


路人视角。


A:魔法学院的那个草莓帅哥吸血鬼好可怜哦,听说今天又因为soulmate不给血喝晕倒了。


B:是哦,听说当时他药巫院的那个乌鸦朋友还过去帮忙,幸亏有他去才立刻醒过来。


A:我很喜欢那只乌鸦哦虽然你们都是吸血鬼的粉丝。他还会在避免有穿短裙的女生的地方起飞。


B:你不用想了,乌鸦今天也是也是抱着白翅膀的雷鸟让他踩在脚上带走的。


A:……


A(觉醒):我想和他结婚和我觉得他们的cp天下第一好有什么冲突么!!!


 


12


绿谷对信息的收集能力十分强悍,知道对方是吸血鬼后已查阅大量资料,准备好血包同时当然也知道吸血鬼需要喝soulmate的血。但轰一直没有提及相关,绿谷以为这可能就像安装关节一样对刚认识很短时间的两人过于亲密,也没好直接询问。


然而轰就直接在自己面前饿晕了。


绿谷简直要哭了。


没有了一群人的吵闹,只剩两个人的空间里耳边突然清静下来。这样突然的清静尤其让人会去想一些更加深层的东西。木质色调的宿舍里,他小心翼翼坐在一边看着坐在那里吸血袋的轰。


上次御茶子来时种下的花木仍然清新,宿舍光线很好,打在深红斗篷的吸血鬼身上意味宁柔。绿谷看着轰血红的指甲,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吸血鬼与玫瑰很搭,那是一种苍白而静郁的优雅。绿谷想开口却不知道说什么,道歉?还是怎样?


轰突然转过视线对着他。绿谷微微退缩却没有转开目光。


这种仿佛刺痛的是什么呢。


绿谷拉了拉衣领:轰君,要不要喝我的血?


轰的视线从对方双眼游移至脸颊至白皙的颈项,眼神仿佛是真实的触感抚摸过去——被邀请了。


幽灵的眼里闪着亮亮的光。毫无拒绝地向自己拉开衣领。


被邀请了。


轰的视线移回绿谷双眼,察觉到对方并没有牺牲自己的意味。于是张开嘴露出锋利的牙齿。


 


13


轰顿了一下:“出久你是什么血型,血袋是通用血,但我今天早上喝的是B型。喝不同血型的虽然不会死,但会难受。”


绿谷沉默了一下。从包里又翻出来一个血包。“那你还是先喝这个吧。”


吸血鬼的牙可怜兮兮地收了回去。轰还揉了揉肚子。绿谷简直不敢看他的脸。沉默了半天又从柜子里拿出来一箱,“多喝点。用不用我给你热一热?”


 


14


那以后两人之间亲密了许多,一起处理过意外之后仿佛是真正少了什么隔阂。见面时已经不会带着刻意想要去了解或者讨好,微笑或者牵手都变得自然。


“轰君,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别穿斗篷。”几天后的一个晚上绿谷突然去找轰,天色已经完全黑透,轰在眨了眨眼。对方主动牵过来的手十分温暖。


“我们要去哪里?”


“轰君等一会自己看。”


绿谷拉着他在月光下跑着,四周满是寂静的虫鸣。轰深吸一口气,确认存在般轻轻呼出,注视着绿谷。


好像去哪里都不重要了,只要一起的那个人是他,只要就像这样牵着手。


这仿佛灼烧的是什么呢。


 


绿谷带他到一片空旷草地。两人牵手慢慢走着。月明星稀,天高地远,极远处相接也仿佛不见边缘。夜晚静谧,连沉睡着的草精灵都没有。微风在耳边吹过,广阔的空间中仿佛只剩两人。


这场景总让人想到地久天长。


天色突然昏暗,轰一惊,本能想在左手燃起火焰却被绿谷按下。


“来了。”


月色没有明晰的迹象,黑暗一味沉下来。轰看着绿谷,在黑暗完全淹没绿谷前想开口,却在一片凝固的黑中被幽灵凉凉的手指点上嘴唇。


狂风大作。


衬衣在大风中中猎猎作响,轰却意外因为相接的体温而没有恐惧。幽灵由点向他唇间的指尖开始发光,耀眼的光芒泛至手臂与全身。无边的黑暗中他是光源。那光芒并不刺眼却极其辽远,蔓延似乎直到视线尽头。纯白仿佛薄雾太过美丽,轰无法移开目光,绿谷对他笑着拉着他微微飘到半空,指他借自己的光芒去看远方。


轰睁大双眼。


朦胧光线的彼端,自地平线缓缓行进的是无数巨大精灵。


与天齐高,半透明的身体纤细修长,飘逸层叠的衣袖垂直地面。精灵于旷野行走,步伐极其缓慢,稳而温沉。身躯巨大充满不可阻拦的力量,却有种空灵的美感,仿佛神明。风吹开沉重的面纱,精灵无人类面孔,或亦无悲喜,只是慢慢在夜中移动,仿佛从远方来,到远方去,这姿态持续亘古未变。


是风精灵迁徙。


绿谷开心地笑,大声地不让自己的声音淹没在风里:“我算过,今天风精灵会路过这里,我算对了。”他紧紧握着轰的手,“风精灵是地球上目前已知最古老的物种,四十六亿年前随着地球的诞生而诞生,一直行走,从未断过。现在他们从内陆跋涉而来,向太平洋迁徙。”


他的目光转向轰,轰也转头看他。深绿瞳孔对上异色双眸。瞳孔间流过纯白的光华,轰睁大眼睛渴求地汲取着对方表情的所有细节。


“所以大家都说一起看风精灵迁徙的话就是一生一世。”


风吹起发丝,手臂上清零的计时闪着盈盈的光。


这仿佛刺痛的,这仿佛灼烧的——


双手不知何时变成十指交握,轰看着绿谷笑得十分灿烂突然不知如何应对。“轰君,我会带你去看,更多更多,更美丽的地方。”绿谷拉着轰的手鼓起勇气,“所以轰君你、要不要看?”


“喜欢的。”


对方过于直白的答案让绿谷猝不及防,“我、我问的是、”


“我喜欢你。”


“轰君……”


“喜欢你。”


吸血鬼倾身向他,以吻封缄。幽灵终于放下抱着头的手臂,乖乖吻了回去。


 


夏季的夜,天地,你我。


是恋爱的开始。


 


15


风精灵A皱着眉看着光源:“妈惹,我瞎眼了。”


风精灵B:“受不了了,我们踏马就走个夜路,天天都撞上表白的。呕。”


 


 



 


 


小番外


16


濑吕眯着眼笑:“诶——?对方是理想型?这种问题你可以问我啊?我很有经验啊??”


轰嘬面盯着他,想想这两只鸟人成天黏在一起梳羽毛:“算了吧,有点恶心。”


总是很直白的轰焦冻。


 


17


御茶子给绿谷出的招包括半夜放烟花和楼下摆气球。


蛙吹:御茶子在这方面意外的老土呢kero。


 


18


逛街,轰和出久约会,遇见爆豪和切岛。


同在一个商场的濑吕抖了抖翅膀对上鸣:我怎么突然感受到一股gay气?


 


19


一段时间后。办公室。


麦克老师:说起来相泽你班里的那位绿谷幽灵好像最近终于没和soulmate出什么事了吧?


相泽老师:嗯,终于稳定了。


麦克老师激情擦泪:我是真得喜欢恋爱喜剧。


 


19


虽说濑上看着老夫老妻,但想当年第一对搞在一起的其实是班级相同的蛙茶。开学的第一天蛙吹就带着浑身花香回了家,家人知道今天是她相遇的日子,纷纷围过去。


蛙吹露出幸福的表情,身边全是小花花:是个小仙女kero!


 


20


出久曾经问蛙茶交往究竟是什么感觉,御茶子说她也说不清楚,但想想第二份半价就觉得果然还是两个人比较好吧。饭田插嘴说不是的,从根本上来说想要省钱的话,第二份即使是半价,那钱的绝对值也是上升了。


好吧全世界只剩你是清醒的了,饭田。


换一种说法吧。快去恋爱吧饭田。


 


21


很不幸地,绿谷被御茶子那句狐狸精洗脑了。药理学课上每天爆豪还坐在他前面,毛茸茸的九条尾巴日复一日地加重着这个认知。两人平常其实很少有交流,然而一天爆豪突然转过来告诉他不许再叫自己咔酱,因为有了恋人不想被误会。绿谷当时完全沉浸在笔记里没反应过来,想都没想,嘟嘟了一句那大尾巴狐狸精?


爆豪非常配合地一点就燃,爆着火花送了绿谷一个手动再见。


“你和那个圆脸的混蛋一起去死吧!!!!!”


被躲开了。


 


22


很不幸地,学院年级前三的那位暴躁老哥外号狐狸精的消息繁花开遍地,女孩子们的愿望从想摸摸那个帅哥毛茸茸的大尾巴,变成想摸摸大尾巴狐狸精毛茸茸的大尾巴,变成算了人家有男朋友了摸什么摸。作为半个事故起因的切岛听说之后想了半天:“爆豪,狐狸精这个词好像不是很男人啊?”


 


23


爆豪手动再见×10。






完。



评论

热度(44)

  1. ❄️梅雪半疏帝铃明橙色 转载了此文字
  2. 项空月帝铃明橙色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一颗奶糖
  3. 下页※海贼迷ASL♥珊帝铃明橙色 转载了此文字
  4. 啊糸帝铃明橙色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