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页※海贼迷ASL♥珊

卐个人兴趣收集站卐

欢迎来玩🤗

吃的CP基本不逆,all主角控,但基本都会有本命大CP😁

目前就是海贼all路主索路,火影all鸣主佐鸣,我的英雄学院主轰出,黑塔利亚金钱组(耀中心,其他的耀cp也吃,潜意识all耀党,不吃极东组)

收图收文爱好者,喜欢的都会转过来(禁止转载的除外,所以,有些不是不喜欢,是不能转😢)

关注我之前我先声明一下,我有时候刷起屏来,很夸张的😂

[轰出] 他的红叶

鸣雨:

(不交一份强迫症无法安定下来的)群作业,快打小短片,略无聊


成年职英设定,七年之痒,你爸催婚: D


 




======




18岁确定恋人关系,今年一齐步入25岁的两人已经交往七年了。随着职业英雄的工作逐渐步入正轨,身边的朋友逐渐传出好消息。虽然偶尔会在聚餐时谈到结婚话题,轰焦冻和绿谷出久依然按照他们固有的节奏,不紧不慢的继续着两人的生活。




说到结婚话题,和绿谷引子随缘的态度相比,轰家在这件事情上一直表现的非常积极。从最开始(只有安德瓦一人)的拒绝,到现在(还是安德瓦一人)会偷摸和冬美打听两人的态度,得知轰焦冻的答复是“啊?”之后,(依旧是安德瓦一人)很生气的烧了半张桌子。


 




——七年,冬美,七年了。对比其他家族的继承人,我们家焦冻已经是个超大龄未婚男!换成动作快一点的家伙,我现在说不定可以抱到第二个孙子了哦?!那个蠢儿子到底在干什么,难道说他厌弃绿谷了吗!?不行!你快点打电话告诉他不可以!绿谷可是我好不容易认可的嫁……




——爸,到底我要说多少次绿谷是男孩子生不出小宝宝你才会听进去?再说年轻人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处理吧。焦冻厌弃绿谷什么的,怎么想也不可能发生啊,虽然说已经是七年之痒……




——七年之痒是什么?你先不要说,我来谷歌一下。哦,是这个意思啊,嗯,嗯嗯,啊?会分手吗!??我不允许!!冬美,快去打电话!!!






 


——为什么我要和出久分手?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老头子似乎是这么认为的,你就找个机会安慰一下他吧。毕竟那家伙现在喜欢绿谷喜欢的不得了,生怕他被外面的野犬*叼跑了。不过说真的,你们还没有开始讨论结婚话题吗?




——…………这次工作结束后我会和他说的。




——和谁,老头子还是绿谷?喂喂,焦冻?喂!不准挂我电话啊笨蛋!!


 






——出久,我不会和你分手的。




——焦冻?!怎么了?现在是凌晨三点……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没什么,抱歉,吵到你休息了。




——哈哈哈,没事,想撒娇的话随时都可以。金泽市那边怎么样?




——红叶好多,从远处看很漂亮,希望你能看到。想要什么伴手礼吗?




——你已经传了很多照片过来啦。当地有什么特产吗?




——金箔。




——……这个就不用了。对了,东京这两天降温,行李箱的最下面有一套厚秋装,明天回程的时候记得穿上。晚上如果没有突发事件的话我去接你吧。




——不要,想吃荞麦面。




——我们可以一起出去吃?




——想吃你做的。




——知道啦知道啦,那我就在家乖乖准备轰大人的荞麦面。




——嗯,那我就全力期待着,晚安。




——晚安。




 


 


柚子风味的蘸酱和鲣鱼酱油是冰箱里的常备物,由绿谷亲手熬制。职业英雄的工作常常夜以继日,但只要条件允许,两人都会尽量回家吃饭。作为爱用物的两种酱汁基本上每月都要补充一次。绿谷打开冰箱一看,鲣鱼酱油只剩下小半瓶,估计休息日又要去买材料了,心想干脆下次再多做一些。




鲣鱼酱油小火加热,放进切碎的大葱,酱油的热度慢慢包裹住葱白,软化了辛辣的口感。酱汁中再加入芥末和冰块,趁着冷掉的间隙,煮开水,放入荞麦面。褐色的面条在锅中翻滚,绿谷想凑近看煮熟的程度,结果被蒸汽雾了眼镜,他索性直接夹断一根面条,稍稍吹冷后放入口中,软度刚刚好。




正把荞麦面捞起来准备过冰水的时候,门铃响了。绿谷将煮好的面条放在一边,跑去开门。他知道轰手上有钥匙,也知道对方就是喜欢这种回到家有人开门迎接的感觉。




要让绿谷来评价的话,他会说轰是个很任性的恋人:出差的时候喜欢半夜打电话撒娇,经常要求绿谷做饭,只要家里有人绝对不用钥匙,不惧冷热但是给他准备了换季的衣服的话会很高兴,准备了换季的衣服不提醒他的话又绝对会忘记穿。




而且是个不直率的天然笨蛋,不高兴了会说不高兴,高兴了则一言不发的抱着绿谷亲热。刚开始交往的时候,绿谷还不能很好的理解轰表达高兴的方式,曾一度陷入自我怀疑。毕竟换了任何人,如果交往对象只说过“我不高兴/我不喜欢”,在床上以外的地方都表现的不够热情,那多半会猜测对方是不是厌倦了。




现在的绿谷则不会,轰也不会。






寒流正在11月的东京肆掠,打开门轰就给了绿谷一个带着冷气的拥抱。绿谷揉着他发红的耳朵尖,把这只巨大的抱抱熊挪进室内,放好行李,转身去厨房继续做饭。轰像他的小尾巴一样跟了进来,在绿谷的耳朵边吹气,惹得他直笑。




“不要捣乱了,乖乖坐好等着。”




“我来帮忙。”




说着轰接过绿谷手中盛满水的碗,一层白霜爬上碗壁。绿谷把荞麦面放入冰水中降温,学着小婴儿的腔调*说:“帮大忙了,焦冻大人。”




轰笑着低头去吻他。




等到荞麦面彻底变凉,两个人已经交换了七八个浅吻。绿谷把轰赶出厨房,捞出荞麦面晾干水分,和已经变得冰凉爽口的酱汁一起端出去。轰乖乖坐在客厅,摆好了桌上的餐具,就等着上菜了。




“也就只有你会在降温的11月吃冷的荞麦面了。”




“好吃。”




“谢谢。这个是什么?不是说不用带伴手礼吗。你不会真的买了金箔吧。”绿谷从桌子下面拖出轰带回来的一个分量不小的包裹,轰给他一个“自己拆看开”的眼神,继续埋头吸溜荞麦面。




叹了口气,绿谷动手撕开外面的牛皮纸,露出一个颇为好看的黑色木盒。大约鞋盒大小,表面绘着金色的松树和仙鹤,侧边点缀以红色的锦簇。光是这个华丽到不行的盒子就让绿谷感到一阵眩晕——到底花了多少钱。




“是,是金泽的漆器啊,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大的。拿去送给炎司先生的话,他应该会很高兴的。焦冻,你不会买了整整一盒的金箔吧,我们的财务状况还没有好到可以任性到这个地步哦……”




说着绿谷一副马上要晕过去的样子,轰焦冻放下碗筷,坐到绿谷身旁,说:




“打开看。”




看就看吧,反正都买回来了,还能分手咋地。绿谷深深叹了第二口气,揭开了泥金画的盒盖。




一盒红叶。




『希望你能看到』这样对绿谷说的轰,真的把红叶带回来给他看了。巴掌大小的叶子装了满满一盒子,在黑色漆器衬托下,叶尖舒展着,像一大捧跳动的火焰。绿谷伸手拿起一片,贴在鼻尖,似乎可以闻到远方泥土和露水的芬芳。




“谢谢你。”绿谷对轰说,他侧过头,嘴唇正好遇上在那里等候已久的轰。




两人交换了一个漫长的亲吻,绿谷砸吧嘴,笑着说有芥末的味道。轰揽过他的肩膀,将绿谷搂入怀中,抓起一把红叶。红叶从修长的指尖滑落,绿谷接下一片,轰握住他的手,指着叶尖上的黑色的痕迹说:“从远处看是完美的,但是走进了才能发现,你看,它们都是不完美的。”




它们有各自的伤痕、瑕疵、缺失和枯萎。因为距离和数量模糊了视线,人们的眼中才会有千里枫火漫层山的盛景。




“绿谷出久。”轰的胸腔震动着绿谷的后背,他的声音里有一丝紧张:“我,我也有很多缺点,只要和你在一起,绝对不会成为一个完美的人。这样的我,你愿意,”




——电话来了!电话来了!




绿谷大概知道轰要说什么,也从心底里觉得被电话打断的他太可怜了,因为绿谷刚才差一点就要抢答‘我愿意’了。但是手机屏幕上显示着“轰炎司”三个大字,他不得不在轰焦冻的怒视下接起电话。




——你好,炎司先生。嗯,分手?我没有要和焦冻分手啊?啊!焦冻,你身上在冒火哦?!等等,电话还给我啦!!




 




END


 


1*.野犬:特指某人,算个小彩蛋,欢迎(明天之后)去合集里找XD


2*.小婴儿的腔调:参见某radio某一集的开头,两位中之人都超绝可爱



评论

热度(168)

  1. 下页※海贼迷ASL♥珊鸣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