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页※海贼迷ASL♥珊

卐个人兴趣收集站卐

欢迎来玩🤗

吃的CP基本不逆,all主角控,但基本都会有本命大CP😁

目前就是海贼all路主索路,火影all鸣主佐鸣,我的英雄学院主轰出,黑塔利亚金钱组(耀中心,其他的耀cp也吃,潜意识all耀党,不吃极东组)

收图收文爱好者,喜欢的都会转过来(禁止转载的除外,所以,有些不是不喜欢,是不能转😢)

关注我之前我先声明一下,我有时候刷起屏来,很夸张的😂

一光年外

国見あさこ:

  绿谷住在一颗绿色的星球上。星球上的植被就跟他本人头发一样蓬松柔软,星球上的湖泊就跟他本人眼睛一样清澈透明,星球上的岩石就跟他本人雀斑一样呆小安静。


  他独自一人生活在星球上,每天可以自由自在地奔跑,放声大笑直到自己听见从星球另一端传来回声。他玩累了就休息。休息时,他不用睡觉。他会拿出望远镜看看外面。


  四周的星球都离他太远了。亿万光年的距离,让他用望远镜窥探别人的星球时,也只不过是在观看太久以前的历史。他把那些星球的事情写进日记,时不时还会拿笔涂涂画画,算算距离,算算周期和引力。这样,他不至于孤独,也不会寂寞。


  直到有一天,他一觉醒来,发现有一颗他从未见过的星球飘到了他一光年以外。


  那颗星球半边是冰,半边是火。他不知道到底有没有人住在上面。他心里在想,一光年外,说明这个星球一年前就来到了这里,而我现在才看见它。


  如果上面有人的话,那么对方大概也现在才看我的星球吧。绿谷这么想。但是他忽然意识到,这个人即将看到他过去一年中自娱自乐的所有过程。


  自己可能看上去像个傻子。绿谷有些泄气。他一开始想到要写块牌子,告诉对方自己每天所作所为都是有意义的,为自己稍加辩解。但是他又想到,这样岂不是更像是个傻子。绿谷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看上去像个傻子,或者他的确是。既然如此,那就从最普通的打招呼开始好了。


  于是,他竖起了一块牌子,上头写道:


  你好啊,我叫绿谷出久。


  这句话要经过一年,对方才能看到。绿谷忽然想到。如果对方要回复,又得经过一年他才能看到。两年时间,绿谷第一次觉得两年是如此漫长,比他在这星球上度过的亿万万年月都要漫长。一光年,比他距离其它遥远星系的亿万万光年都要遥远。


  绿谷第一次在一天内什么也没做,只是坐在草地上看着那颗星球。他把望远镜放在一旁,只是用自己的眼睛看。他看见那颗星球一半红一半白,安安静静地漂浮着。红色那半边因为红光幅长显得更加明亮。白色那半边看上去好像被红光侵占了一些,安安静静地缩在那里。


  好像草莓酱蛋糕啊。


  绿谷这么想着笑了起来,随后又觉得自己这个比喻实在是妙不可言。于是他把那块打招呼的牌子上的字改成了:


  你就像一块草莓酱蛋糕。


  改完之后,绿谷才发现他其实是想说,那个星球像是草莓酱蛋糕。但是如果再改,似乎会显得自己更傻了。绿谷看着那颗星球,它好安静。


  他忽然觉得,上面住着的人大概也会像草莓酱蛋糕一样吧。虽然他仅仅只是在书上见过这种蛋糕,而且他也不知道草莓酱和蛋糕究竟是什么味道。可是仅仅看着这颗星球,只是这样想着对方,绿谷就觉得自己好像吃到了一块草莓酱蛋糕。红彤彤的草莓酱和雪白的蛋糕散发着香气,吃进嘴里是那种味道。是绿谷自己也搞不清的味道,反正就是那种,幸福的味道。


  绿谷不再去观察那些遥远星系了,因为他感觉自己怎么也看不够那颗星球。它在一光年外,如此地近,如此地亲密。他可以说这颗星球和那颗星球,就像邻居。


  不对,绿谷忽然觉得,邻居这个词汇太过生疏了。朋友呢,他感觉到亲密了一些,但是朋友也有很多种啊。他们是哪种朋友呢。绿谷看着那颗星球开始变得苦恼。


  当他在星球上歌唱,听见了自己的回声,他会想如果那个星球上的他也能听见就好了。只是宇宙是一片静默,像温柔的夜。绿谷想跟他分享自己的快乐啊,这算是哪种朋友呢。应该算是好朋友了,绿谷偷偷笑了起来。他把牌子上的字改成了:


  想跟你一起唱歌。


  当他看了对方一天,陷入沉沉睡眠,连梦里都还是那颗草莓酱蛋糕。他梦见星球变成了一个人,他有着一边红一边白的头发。他一步步向他跑过来,足下踏着鲜艳的流星,和璀璨的时空。绿谷把自己笑醒了,可是他睁眼看到,那颗星球还是在他一光年外。真是个美梦啊,他想。梦到对方都会笑得醒过来,这算是哪种朋友呢。应该算是很好很好的朋友了吧,绿谷沉默地看着那颗星球。于是他把牌子上的字改成了:


  我梦到你了,好开心。


  他看着对方日复一日,有一天想到,那颗星球忽然出现,会不会也忽然消失呢。只是这样一想,绿谷就觉得胸膛冰凉,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了。那天晚上,绿谷梦见那颗星球不见了,而他又回到了从前的生活。歌唱,玩耍,观察,记录。一切都按部就班,可是他却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压在心里。它越来越多,越来越重,让他越来越痛苦,情不自禁地流泪。在被自己的泪水淹没之前,绿谷醒了过来。他抬头看见那颗星球还在那里,安静地漂浮着。他胸口那些东西忽然就烟消云散了。原来,那是孤独。原来,没有了对方,他会孤独地哭泣,甚至会在自己的眼泪中溺亡。这算是哪种朋友呢,仿佛离开了对方就活不下去,应该是最好最好的朋友了吧。绿谷擦擦眼泪,笑了起来。他又把牌子上的字改成了:


  你要一直在啊,不然我会很难过。


  难过到可能会死掉。这句话绿谷没有写上去,他觉得他不应该让对方担心自己。因为他们是最好最好的朋友。


  他开始每分每秒都在盯着那颗星球,生怕有一秒的闪失,它就会消失不见。可是,绿谷这样一直看啊看啊,它没有消失,可他却生出了新的惶恐。它燃烧的那半边,用的是什么燃料呢,会不会有一天熄灭了呢。它冰冻的那半边,会不会被燃烧的那半边给融化了呢。于是他就去查资料,发现有的火焰能被氧气助燃,并且以木材作为燃料。氧气和木材,哪里有这些东西呢。绿谷看了看自己绿油油的星球,忽然惊喜万分。这里到处都是氧气和木材啊。他忽然觉得或许这就是那颗星球来到自己身旁的原因了。如果有一天它要熄灭,那么请把他同他的星球作为燃料继续燃烧吧。为了对方,他愿意牺牲自己。这算是哪种朋友朋友呢,绿谷不知道了。他不知道比最好最好的朋友还要好的朋友是什么朋友。他想了想,他想把这份心情告诉对方,于是把牌子上的字改成了:


  你的星球是凭借氧气和木材燃烧吗。如果有一天它要熄灭,请看看我的星球,上面都是氧气和木材。它们本为你而生。


  绿谷决定自己再也不改牌子上的字了,他要让对方一直看见,知道他一直在这里。


  他继续着每天观察,忽然一日,他发现那颗星球上多了一架望远镜。绿谷赶忙架起了自己的望远。他把镜头对准那架望远镜,就看见了那个人。


  跟他梦里一样,那个人有着一半红一半白的头发。而他梦里看不清的是,那个人有两只不一样颜色的眼睛。一只像暴雨过后的晴空那样蔚蓝,一只像清晨起雾的街道那样灰蒙。他美得像火山里结出晶花的宝石。绿谷这样想到。他觉得自己有些缺氧,可是明明他的星球到处都是用不完的氧气。或许是他离对方太近了吧,可能是对方的火把他的氧气都烧光了吧。所以他才会觉得自己大脑轻飘飘的,就像被暖风吹拂到花蕊上的蜜蜂。


  这样之后,绿谷每天都架着望远镜看着那个人,而那个人也架着望远镜看着他。


  绿谷知道,那个人用望远镜看到的是两年前的自己,而自己用望远镜看到的是一年前的他。可是每当他俩的望远镜对上了彼此,绿谷便觉得,他们是在隔着时空对视。


  于是时间似乎不再是阻碍,而是成为了一道柔软而无形的桥梁。


  忽然有一天,绿谷照常架起了望远镜,他看见对方像他一样竖起了一块牌子,上头写着:


  你好,我叫轰焦冻。


  绿谷一下子毫无形象地哭了出来,他知道对方是看见了他当初立的那块牌子。可是,原来他叫轰焦冻啊。过了这么久,他独自一人看了他这么久,原来他叫轰焦冻啊。他的名字就像草莓酱蛋糕一样,让绿谷幸福。而过了不久,轰又再次立起来一块牌子:


  你就像抹茶蛋糕。


  绿谷不知道抹茶蛋糕又是什么,他从来没有吃过蛋糕。但是他看见轰立起这块牌子时脸上的微笑,他便想,那也一定是令人幸福的蛋糕。


  绿谷就这样继续地与对方,与轰,隔着一光年对望。无论是醒着,还是在梦里。过了一段时间,轰又竖起了牌子:


  我也梦到你了,我比你更开心。


  绿谷偷偷笑起来,心想轰不可能比他更开心的,他可是做梦都笑醒了啊。但是他没有改牌子上的字回应轰,因为他希望轰能比他更开心。


  只是绿谷还是会时不时梦见轰和那个星球一起消失了。当他哭着醒来,他便会看见轰依然在那里,用望远镜看着他,于是他便安心了。可是有时他还是会忍不住哭泣,疑心这一切不过是个梦,也许轰他根本不存在呢。每当他这么想,他就会狠狠地打自己脑袋,对自己说,看啊,轰就在那里啊,别再胡思乱想了。


  别乱想了。绿谷有一天看见轰立起来一块牌子,上面这么写道。他一拍脑袋想起来自己是不是曾经给轰写过要他一直在之类的话。可是当绿谷羞愧地无地自容时,他看见轰又在牌子上添了几句:


  我会一直在的,我保证。所以别难过了,也别哭了。


  他是在回应自己的话啊。绿谷想到。他写下话的那天,哭得好惨。所以轰是在叫他永远不要哭了。绿谷摸摸自己脸上的眼泪,狠狠地吸了一下鼻子。他在心里说,我不会再哭了,我保证。


  绿谷又回头看了看自己写的那块牌子,再次许下了保证,我会一直在这,直到死亡将我带去你身边。


  他日复一日地看着轰,觉得自己或许真的命不久矣。不然为何每次看见轰蔚蓝的眼睛,他就不停心悸。不然为何每次看见轰烟灰色的眼睛,他就难以呼吸。他觉得大概轰的星球真的在消耗着自己的星球。这样想着,他不觉得悲伤,反而快乐。他在想,让它把自己当作燃料,哪怕有一天它将要熄灭,他和轰也能一起熄灭在这温柔的宇宙。


  有一天,绿谷醒过来,却发现轰没有架起他的望远镜,而是手里拿着一块牌子。他用望远镜看见,上面写着:


  我的星球不是凭借氧气与木材燃烧。所以当我看向你的星球,我只看见了你。我的星球它不会熄灭,因为我爱你。


  轰竖起这块牌子时,他知道绿谷得在一年后才能看见它。而等他看见绿谷的回复,还需要两年。只不过是两年而已,他并不觉得漫长。因为他曾经在宇宙间孤独地度过了亿亿万万的年岁。直到他来到了绿谷身边,他才不再孤独。即使只是每天看着绿谷自娱自乐,即使只是每天看着绿谷呆呆地望着自己,即使他们永远不能触碰彼此,永远听不到彼此的声音,他也不再是孤独一人。


  轰的星球上一无所有,没有书,没有树,没有湖泊,没有任何东西。除了熊熊燃烧的火焰,寒冷刺骨的严冰,就只有他自己和一架望远镜,和夜以继日的孤独。所以他不知道什么是邻居,什么是朋友。他只记得,他出生前,母亲告诉他。如果有一个人令你不再孤独,那么你们一定彼此相爱。


  所以他写下那块牌子,告诉绿谷,他爱他。


  之后他便不停地等待,他看着绿谷,对方也在看着他。轰便微笑,他知道这是一年前的绿谷,而绿谷正看着两年前在看着绿谷自娱自乐的自己。于是轰没有一刻会怪罪这一光年,怪罪这时光。因为他爱知道自己爱的不仅仅是一年前,两年前的绿谷。他爱所有的绿谷,爱他的所有过去与未来。


  轰一直数着日子,所以当他看见绿谷毫无征兆地哭了,他知道对方一定是看见了他竖起的第一块牌子。没关系,今后我会一直陪着你。轰在心里默默地说。


  他看见绿谷在他写下不要再哭的那天停止了哭泣。让我们今后都一起欢笑吧,轰笑起来,对着空荡荡的宇宙大喊。


  而到了他写下告白的那个日子,轰满怀期待。可他没有想到,绿谷卸下了望远镜久久地沉默。轰看见他红了眼眶,然后拿下了那块放了两年的牌子,头也不回的地消失在了绿色星球的另一端。轰永远也看不见的那一端。


  轰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因为他一直相信着,是绿谷令他不再孤独,所以他们一定是相爱的。他相信母亲不会骗他,他更加相信自己不会欺骗自己,他最为相信绿谷。绿谷曾经说他的星球为自己而生。轰这样相信着,他们一定相爱着。即使他们隔着时空,即使他们之间是漫漫的一光年。


  轰就这样一直等待着。他一开始是架着望远镜在对面的星球上寻找绿谷,后来便放下了望远镜,只是呆呆地看着那颗星球。那颗绿油油、毛茸茸的星球,就像是抹茶蛋糕。它安静地漂浮,夜以继日,没有任何变化。


  轰一直等待着,凝望着。那颗毫无变化的星球有时甚至让他以为,那一光年已经不复存在了。他看到的是一年前,还是现在,还是未来。他不知道了。他只觉得很奇妙,即使他又再次变回了一个人,他依然不觉得孤独。


  因为爱吗。他这么想着,是因为他跟绿谷相爱吧。他想着想着睡着了,眼角流下一滴泪。


  轰每天都是自然醒,只是有一天,他忽然被一声巨响吵醒。


  他不知为何心跳如雷,匆匆忙忙地穿着睡衣就跑出来。他看见了滚滚而来的浓烟,还有一艘船。轰站在原地不敢动。然后他便看见了一个人从船的残骸中爬了出来。


  那个人有着像树木一样的头发,湖泊一样的眼睛。他冲着轰笑了,手里举着一块牌子:


  树木和氧气之所以存在,是因为我爱你。

评论

热度(102)

  1. 下页※海贼迷ASL♥珊国見あさこ 转载了此文字